日前,央視新聞關註了福州一名五歲女童毛毛,疑似因在醫院輸血感染艾滋病病毒的事件。
  1月10日,福建省衛計委通報了事件最終調查結果:一名曾給毛毛獻血的獻血者HIV抗體檢測現為陽性。
  福建省衛計委表示,毛毛當年先後輸過8位獻血者的血液,其中一位之前確認HIV抗體為陰性的獻血者,在本次調查中HIV抗體檢測為陽性。對當年福建醫科大學附屬協和醫院的輸血治療,以及福建省血液中心的採血、檢測、製備過程的調查中,調查組均未發現違規行為。
  獻血者不知情 血還輸給了其他兩人
  2010年5月4日,毛毛8個月大的時候,在福建省醫科大學附屬協和醫院做了心臟病手術,手術時輸註了血小板、懸浮紅細胞和血漿,涉及8位獻血者。10日,福建省衛計委醫政處處長楊閩紅介紹說,“毛毛事件”調查重點放在8位獻血者目前的病原學檢測排查上。
  還獻給了其他兩個人
  調查組追蹤8位獻血者的相關情況,經排查,最終確認原HIV抗體檢測陰性的陳姓獻血者,本次檢測HIV抗體為陽性。該陳姓獻血者曾於2010年3月31日參加無償獻血,當時血液檢測結果合格。此後該陳姓獻血者未再有過獻血,在本次調查前並不知曉自身已感染了HIV。
  楊閩紅透露,被測出艾滋病的陳姓獻血者,當時獻血的血液除輸註給毛毛外,還輸註給其他2個人。但楊閩紅並沒有正面回答現在另外2個輸註“窗口期”血液者的情況。
  律師:對調查結果存質疑
  只有五歲的毛毛,在未來很長的時間里都將遭受病痛的折磨,一次輸血給一家人帶來的噩運已經無法改變。毛毛代理律師吳武萍表示:“我們要求他們提供當年所有的程序性文件,包括從抽血到輸血整個過程,相關醫務人員和工作人員是否具備資質,這樣才能證明他們的整個行為是沒有過錯的。”對於毛毛一家的代理律師所提的要求,楊閩紅表示可以溝通協調。
  同時衛計委還表示,已責成定點醫院和疾病預防控制中心,做好患兒的醫療救治、救助工作。同時根據《中華人民共和國侵權責任法》和《醫療事故處理條例》,要求福建省血液中心、福建醫科大學附屬協和醫院對患兒給予人道主義的救助補償。據央視
  家屬抱怨調查慢 被嗆“那你來”
  很顯然,“可能性極大”再次觸怒了毛毛家人的神經。“這算什麼調查結果,都這樣了,還在推脫責任。”10日上午,福建省衛計委在跟毛毛家人說明調查情況後,召集媒體通報有關情況,毛毛家人和代理律師要求參加被拒。
  媽媽抱著睡熟的毛毛,站在大門外,怒火中燒。她39歲才生毛毛,毛毛卻不幸患上先天性心臟病,原本是到醫院救命,不料卻因輸血感染上艾滋病。治愈艾滋病目前還是世界性難題。
  “找了很多部門,很多人,就像是蓋房子,一級級往上找。”毛毛爸爸媽媽確認手術輸血是罪魁禍首,但拿著申訴材料,屢屢碰壁,被拒之門外,“很冷漠的,我都想過自殺,和孩子一起死掉算了。”
  福建省衛計委主導成立了調查組,主動找到毛毛媽媽“承諾”,最遲2014年底出調查結果。
  可過了信訪回覆日期,毛毛的家人也未收到調查組任何回覆。新年並未出現新氣象,2015年上班第一天,毛毛媽媽再次找上門,得到的答覆是“調查複雜,還需論證”,在被質疑“辦事效率低”後,負責協調調查的衛計委人士卻滿是“委屈”:那你來做我的工作吧。
  冷冰冰的話語,激怒毛毛媽媽。“如果我會做,我早就調查出來了,比如說,你跟我上山砍柴,我兩下就砍下來,你就砍不下來,對不對?如果我有讀書,坐到你這個位置,我肯定好心,肯定早就調查出了,你信不信?”大字不識一個的毛毛媽媽一席話,讓那位“委屈”的公務員無言以對。後來雖道歉,但受過的傷怎能彌補?綜合
  (原標題:5歲女童輸血染艾滋 福建確認獻血者有問題)
創作者介紹

設計裝潢

nh52nhekrb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